上梅直講書    蘇 軾
軾每讀《詩》至〈鴟鴞〉,讀《書》至〈君奭〉,常竊悲周公之不遇。及觀史,見孔子厄於陳、蔡之閒,而弦歌之聲不絕;顏淵、仲由之徒,相與問答。夫子曰:「『匪兕匪虎,率彼曠野。』吾道非耶!吾何為於此?」顏淵曰:「夫子之道至大,故天下莫能容;雖然,不容何病?不容然後見君子。」夫子油然而笑曰:「回,使爾多財,吾為爾宰。」夫天下雖不能容,而其徒自足以相樂如此。乃今知周公之富貴,有不如夫子之貧賤。夫以召公之賢,以管、蔡之親,而不知其心,則周公誰與樂其富貴?而夫子之所與共貧賤者,皆天下之賢才,則亦足以樂乎此矣。
  軾七八歲時,始知讀書。聞今天下有歐陽公者,其為人如古孟軻、韓愈之徒;而又有梅公者,從之遊,而與之上下其議論。其後益壯,始能讀其文詞,想見其為人,意其飄然脫去世俗之樂,而自樂其樂也。方學為對偶聲律之文,求升斗之祿,自度無以進見於諸公之閒。來京師逾年,未嘗窺其門。
  今年春,天下之士,羣至於禮部,執事與歐陽公實親試之。軾不自意,獲在第二。既而聞之,執事愛其文,以為有孟軻之風;而歐陽公亦以其能不為世俗之文也而取,是以在此。非左右為之先容,非親舊為之請屬,而嚮之十餘年閒,聞其名而不得見者,一朝為知己。退而思之,人不可以苟富貴,亦不可以徒貧賤。有大賢焉而為其徒,則亦足恃矣。苟其僥一時之幸,從車騎數十人,使閭巷小民,聚觀而贊歎之;亦何以易此樂也?《傳》曰:「不怨天,不尤人。」葢優哉游哉,可以卒歲。執事名滿天下,而位不過五品,其容色溫然而不怒,其文章寬厚敦樸而無怨言,此必有所樂乎斯道也,軾願與聞焉。

《鴟鴞》︰《詩經‧豳風》的其中一篇,周公向成王申明己志的作品。
《君奭》︰《尚書》的其中一篇,另一篇周公剖白自己心跡的作品。
竊︰暗自。
弦歌之聲︰本指彈琴唱歌之聲,後引申為讀書的聲音。
匪︰非、不是。
兕︰犀牛。「匪兕」兩句出自《詩經》,原意指征夫不是兕不是虎,卻在曠野上奔跑不得。這裡孔子用以自比。
病︰為其所苦。
油然︰自然。
宰︰古代官宦富豪家中掌管家務的總管。
度︰以為,猜度。
執事︰對收信人的敬稱。
屬︰同「囑」。
傳︰書傳,記載。